Pengikut

Charles Santiago

Posted by : Admin Direktori Blog | Ahad, 20 Mac 2011 | Published in

sumber :-

Charles Santiago


Malaysia Belum Mampu Urus Loji Nuklear

Posted: 20 Mar 2011 07:23 PM PDT

 

 


以减排理由鼓吹设核电厂 亚洲国家成游说团体新宠

Posted: 20 Mar 2011 06:52 PM PDT

Source: Merdeka Review

作者/本刊曾薛霏 Mar 18, 2011 07:49:36 pm

【本刊曾薛霏撰述】由 于气候转变,全球国家致力减排碳量,"核能属干净能源"便成了核能游说团体的最佳说辞。由于亚洲区域经济腾飞,亚洲国家近年成了游说团体新宠,许多国家相 信都是听信了这番说辞而建造核电厂。随着日本因地震海啸发生严重核泄漏事故,论者声促各国放弃即不安全,也并不便宜、干净的核电计划。

致力反核的马来西亚支持社会责任医生协会(Malaysian Physicians for Social Responsibility)主席罗纳麦奎医生(Ronald McCoy)直斥核能工业避开核能安全如核废料处理、公共健康和福利的问题。

民 主行动党籍巴生区国会议员查尔斯(Charles Santiago,右图)接受《独立新闻在线》电访时表示,在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发生了核事故后,他追溯核能游说团体的演变和发展,并发现在1986年苏 联切诺比(Chernobyl)核事故发生后,核能工业处于低潮,因为当时人民担忧核辐射对人体和环境的影响。但是这些国际游说团体成功在20年内将情况 扭转过来。

他说,由于全球发生气候变化,全球各国都要减少排碳量,因此当核能工业的游说组织称核能是干净的能源,可减少排碳量,一些国家便纷纷接纳此说法。

查尔斯相信我国政府也是听信了这类说辞才决定建造核电厂。

游说团体向亚洲国家招手

自非政府组织出身、经常出席国际非政府组织会议的查尔斯透露,自己曾出席一个政府举办的推广核能会议,并在会议中看到许多来自法国、日本、韩国的"说客",以说服政府建造核电厂。

据了解,法国和德国是欧洲国家中核能的佼佼者;至于亚洲则数日本和韩国。

他说,这些国际游说团体一般上会先邀请一些亚洲大国出席一些国际研讨会或讨论会,进而向他们招手。这些国家多会委派资深公务员出席,然后在会议上不断说服他们这是个很好的能源选择。

这些公务员回国后,便会将这些核能计划提呈给政府。接着,这些游说团体便会带一些国际原子能专才到该国解说。

此外,他们也会通过亚洲发展银行(Asian Developement Bank)、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等,协助该国获得资金。

根据国际原子能机构2009年年度报告,截至2010年1月1日,共有437座核动力堆在运行,总容量达到370 吉瓦(电)。正在建的反应堆为55座,这是自1992年以来达到的最大数量。

当前的扩展以及近期和远期的增长前景仍以亚洲为中心,其中相当重要的原因是该地区强劲的经济增长。

在开工建设的11座反应堆中,有十座在亚洲,而正建的55座反应堆有36座以及最近并网的41座新反应堆中有30座也在亚洲。

罗纳麦奎告诉《独立新闻在线》,核能工业经常作出误导性言论,并转移人们的注意力,从真正的核能问题转开,也是导致人们相信核能安全的原因。

"核能工业也指核能安全,但避开真正的辩论和迫切的问题。他们避开证据、设法让持反对意见者闭口或边缘化他们。同时也以标准的陈腔滥调来回应公众健康和福利问题。立法单位也经常因该工业方便而典当公众的安全和保护。"

他强调,核能并不便宜、安全或干净,"核能工业经常指已解决了核废料的问题。但是这并不是真实的。没有一个国家证明了一个可行且永久的核废料处理计划。"

他指,在世界上,有35万吨放射性核废料暂时收藏在核电厂内或法国海牙(Hague)的后处理工厂的干燥桶里面。一些放射性核仍存在废料内,这对人体有害,而且这些放射性核有很长的半衰期(half-life),如:

核燃料
半衰期
钸-239(Plutonium-239)
2万4000年
锝-99(technetium-99)
21万2000年
铯-135(caesium-135)
230万年
碘-129(iodine-129)
1570万年

"易言之,核电厂将带给我国下一代可致命的遗产——长达数千年的辐射。虽然日本有多年经营核反应堆的经验,他们仍在设法阻止福岛核电厂的核燃料熔解。马来西亚并不是一个科技发达的国家,缺乏技术能力去处理这类核能紧急事故。"

监督组织与核工业走得太近

查尔斯也说,国际原子能组织乃由核能工业的企业资助。

根据《路透社》3月15日报道,一名曾参与清理切诺贝利的俄国核能事故专家安德烈(Iouli Andreev)表示,核能工业的贪婪和企业对联合国的国际原子能机构的影响是导致日本福岛第一核电厂事故的原因。

他指控企业和联合国的国际原子能机构(IAEA)任性地漠视切诺贝利核事故所带来的影响,以保护这个工业。

"在切诺贝利核事故后,核能工业的所有精力都用在指示掩盖此事,以便不要影响他们的声望。他们并未细心研究切诺贝利的经验因为谁有钱去进行研究?只有这个工业有。但是工业不喜欢这样。"

目前安德烈身在奥地利教导核能安全。

安德烈评论日本的情况时表示,福岛第一核电厂的情况便是利益比安全优先的最佳例子,"日本人非常贪心,他们使用了每一寸的空间。但是当你有一个那么密集的,使用过的燃料放在盆上面,若水从盆中移走,肯定容易着火。"

他也指责国际原子能机构仰赖整个核能工业,与企业走得太近,以致无法很好地表现。因此,日本的核事故,国际原子能机构也该负起责任,

"他们经常尝试掩盖真相。国际原子能机构……没有兴趣关注核能工业肯能产生的意外。他们完全不在意所有的紧急组织。"

国际原子能机构是一个全球性组织,让所有使用核能的国家参与,并致力确保各国安全与和平地使用核能。该机构也定下一套成员国必须遵照的法律框架。

核反应堆非常昂贵

值 得一提的是,目前世界上最安全的核能反应堆是欧洲压水堆(European Presurised Reactor),由法国的阿海珐(Areva)、德国西门子公司(Siemens AG)、法国电力(Electricities de France)技术建造而成,另一个压水堆则是美国西屋电力公司(Westinghouse)的AP1000压水堆。

福岛核电厂爆炸时冒出浓浓白烟。(路透社照片)

这两种压水堆都属于第三代反应堆,压水堆非常大且非常昂贵。欧洲压水堆相信要花费马币37亿欧元,AP1000压水堆则要40亿美元。欧洲压水堆可生产1650兆瓦电力,而AP1000压水堆则可生产1154兆瓦电力。

就连第二代核能反应堆的压水堆都需要近马币50亿元,第二代的压水堆的成果,在安全和环境友善方面并未如第三代压水堆好。目前,最新的第二代反应堆是在阿拉伯联合大公国建造,由韩国公司建造。【点击:放射性物质潜伏巨大危害 我国料不具安全管理能力】

然而,这仅仅是建造核反应堆的款额,尚不包括技术人员培训、日后的维修费、核燃料费用等,长远计算,是笔昂贵的数目。易言之,核能工业是个涉及庞大金钱的工业。

辐射是永久性威胁

麦奎认为,马来西亚人必须理解核能的真相,否则为时已晚。核辐射会对环境和人带来永久的危险,一如日本福岛核电厂所发生的情况,日本是在1945年时已亲身经历广岛和长崎原子弹爆炸后引发的后遗症。

麦 奎(右图)表示,日本的核事故印证了墨菲定律:若任何事情会出差错,最终一定会出差错,纵然有最好的科技和最佳的维修技术。没有一个人可以否定这个定律, 人为的失误导致1986年的苏联切诺比的核事故,导致9000人死亡,3万至6万人患癌。在七年后,乌克兰政府记载了10万人因该核事故而身体缺陷。

此外,在欧洲有840万人受辐射感染;40万人被迫重置到其他地区。

在该核事故后,甲状腺癌的病患翻了34倍。此外,欧洲40%的地面也受到铯-137的污染。

除了这起被列为七级的核事故之外,在过去也发生过至少八起核反应堆损坏或无法运作的以外,其中五起核事故导致人命伤亡。

他预料我国的管理文化疲弱,发生在福岛核电厂的事故或会在我国重演。放射到环境内的致命辐射是没有边界且不受控制的。

我国能源过剩

马来西亚的能源过剩,因此不需要核能。核能不是解答气候变化的或安全的答案。建造核电厂需要花费数以亿计的公帑,若将这笔钱投资在再生能源科技研发将有更好的效益。再生能源是最佳的未来能源选择。

目前我国的储备电源高达40%以上是全球最高,远远超越许多先进国家。所谓的储备电源,那是生产过剩而未能应用的电源。如果储备电源在短时间内没被使用,很快会报销和消失。

麦奎认为,马来西亚政府必须抛掉建造大型计划以让商人和政治人物从中牟利的弱点。我国根本没有投资核能的理由。

因此,麦奎认为,日本核事故或会让马来西亚人民对核电厂的危机更敏感,特别是当我国并没有很好的理由投入核能领域。公众必须挡下核电厂,并迫使政府重新考虑这项单边且专制的决定,以在2021年建造核反应堆。

 


(0) Comments

Leave a Response

Sayap Part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