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engikut

My journey - Wong Hon Wai 黃漢偉

Posted by : Admin Direktori Blog | Selasa, 30 November 2010 | Published in

sumber :-

My journey - Wong Hon Wai 黃漢偉


Weekly column - Inside the State Assembly 我在议会的故事

Posted: 29 Nov 2010 08:39 PM PST

我在议会的故事

黄汉伟 - 槟州行政议员兼亚依淡州议员

一名曾在槟州发展机构任高职的前辈向我分享了一个故事. 八十年代他是负责准备州议会答案的官员, 有议员书面提问首席部长是否知晓在峇央峇鲁一带非法外劳涌现的现象. 他准备了三页的答案, 长篇大论的论述此现象及解决方案. 他草拟的答案交到任首席部长的敦林苍佑手上. 首长把三页改成一个字 "YA".

英国议会民主的一个老故事是这样子的. 一名外地驾车人士路过英国国会, 卷下车镜向一名部长问路:"我现在在那里了?" 部长回答: " 你坐在车里." 绝对精准的答案, 没有多余 的描述, 这是英国议会民主发明的书面提问及答案的示范. 提问的议员如果没有做足功课, 加强询问的技巧, 就会得到绝对精准的答案, 但没有可用资讯的局面.

要评估议员问政的认真度可从他提的议会问题看出他对于各议题的关心, 对掌握某课题的深度以及是否有持之有恒的态度. 举个例, 有议员是打游击的, 是为了凑足其询问问题的固打而问问题. 在上一季问了个问题得到不满意的答案, 在下一季就若无其事的不闻不问. 有持之有恒的议员会继续追踪课题, 继续询问, 批评及给予意见如何改善.

我时常提醒负责议会事项的公务员, 议员提的问题可能是二年前已经问过了, 但不要准备与二年前一样的答案. 这跟大学经济系的出考题角度一样. 题目可能与往年一样, 但把去年的答案重复放在今年的话, 那是学养不足, 未能与时并进的现象.

议员提问有分口头询问及书面询问. 口头询问须单刀直入问特定课题, 要求以描述性的答案. 书面询问可以要求有关数据及技术性的答案. 问问题不是为了符合题目固打, 而是为了准备在辩论环节可引经据典, 引述官方数字来加强辩论的力度.

我在今年十一月的槟州议会回答了三个口头问题, 三十题的书面问题, 做了一个45分钟的部门总结, 参与一个提案辩论及提议及总结一个法案.

最令我回味的是巴当拉浪州议员陈宗兴口头询问产业泡沫化的政府对策. 我把公务员提供的范本搁一旁, 亲自起草答案. 柑仔园州议员嘉迪星律师书面提问有关大英义学院组屋的分层地契的书面回答不够完整而我在总结时亲自起草答案花了10分钟描述入伙准证从80年代到至今的演变史, 还有与具有律师资格的直落达哇州议员查哈拉短兵相接的提案辩论有关房屋法令与联邦宪法相容性的辩论. 她挑了三个问题, 我逐一反驳. 她总结提案没有对我的反驳发言, 但挑起其他新课题.

大部分人的刻板印象是州议会辩论一团糟, 媒体须负部分责任. 如只把聚点放在口舌之争, 我不排除台湾议员打架事项会发生. 原因是理性辩论连报屁股都上不到, 只有打架才能上封面.

(0) Comments

Leave a Response

Sayap Parti